账号 密码
首 页新闻中心人文新绛诚信新绛视 频游在新绛民生事业舌尖新绛现代农业新型工业名城建设
您所在的位置:新绛新闻网 > 游在新绛
《赵氏孤儿》发生地——新绛侯庄村灵辄庙探源
新绛新闻网   2017-08-01 16:53:14

在中国古代众多的宫廷争斗血案中,“赵氏孤儿案”无疑是最惨烈的一起。这血腥的一幕,就发生在新绛这块古老的土地上。

灵辄是“赵氏孤儿”故事中一个重要人物。当年赵盾外出狩猎,返回晋国都城新绛途中对灵辄施救以及后来灵辄舍身救主的故事,发生在龙兴镇侯庄村村西的“哺饥坡”下。如今,两千多年过去了,灵辄可曾在当地留下过什么痕迹,“哺饥坡”的现状又如何?

古官道上沟与坡

在侯庄村的村西,由西往东紧挨着三个陡缓不一、长短不等的坡道。东边的坡道顺着一条长而直的深沟由北向南而下,长度大约有一公里。大约自汉代起,从西安到北方的官道就从这条沟中经过,侯庄人便把这条沟称作官道沟,沟中的坡也就叫“官道沟坡”。位于西边的一条坡道,蜿蜒曲折,长度比“官道沟坡”略短一些,侯庄人称之为“西坡”。处于西坡和“官道沟坡”之间的坡道最短,长度大约有一百多米。因为这条坡的坡度很陡,侯庄人称之为“陡坡”。三条坡虽然入口不同,但是却在侯庄村西南方向交会在一起,并入古官道。

古官道经襄汾县的汾城一路向南,过赵康镇及扬威、施威村,由北平原村东进入新绛。经过南平原村东,官道往西拐一个小弯,进入一条近两米深的沟内,顺沟南下到达侯庄村西的官道沟坡口。下官道沟坡到侯庄村西,经窑头村东到达北关,进北城门,穿过孝义坊,到达龙兴大街;穿街而过出南城门,由段家庄村南到达三林镇,然后一直往西,从周流村出境,往稷山而去。

在侯庄村与南平原村之间,官道的路东边有一个高五米左右的土堆,称为十里铺(古代的里程碑)。十里铺的意思是从新绛城往北为十华里,这种计算路程的方式同现在从北京往外计算路程的方式完全一样,这从一个方面印证了新绛古城确实为晋国都城。十里铺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期还在,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在学大寨的平田整地运动中被推平了。

官道坡底的造车坊

下到官道坡底,路西边有一个车铺,即制造大车的作坊。车铺师傅姓赵,他造车技术高超,远近闻名,八十多岁时还能造车,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才去世。笔者小时候曾亲眼见过老赵师傅造车,只可惜当时没有摄像设备,没有留下师傅的影像。

古代造车全凭榫卯连接,造车轮子是最难的工艺。小时候常听老辈们讲,赵师傅做的大车轮子非常结实,前一天晚上扔到村中的泊池之中,第二天从水中捞出,所有部件均可以顺利卸下来,可见其榫卯功夫确实不得了。民间有传说,师傅的造车技术源于春秋战国时代制造战车的技艺,赵家的祖先曾经是晋国宫廷的造车技师。笔者比较认同这个说法,不然他的技术为什么会那样精湛!

新绛当地传说,灵辄救赵盾后并未死亡,而是被车铺师傅搭救后,成了一名造车师傅。

车铺近旁的灵辄庙

紧挨着车铺是一座寺庙,传说为超度灵辄亡灵而建。寺庙的规模不大,除门房外,仅有后边一个四合院,西房为正殿,正殿后边有一片莲菜地,为寺院的地产。寺内小和尚法名恒贵,此和尚新中国成立后还健在。因寺庙位置在侯庄第二生产队辖区内,侯庄二队一直将恒贵按五保户对待,为其分粮、分钱,恒贵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去世。

在车铺和寺庙所对的路东面,有一个占地大约两三亩地的建筑群,为“灵辄祠”。因中国老百姓习惯把先贤称为“神”,故而把“灵辄祠”叫作“灵辄庙”。庙内主要建筑为坐北朝南的大殿,殿内供奉着一位面色紫红的神像,是为“灵辄爷”,灵辄爷左右各有两个陪侍,印象中穿着浅蓝色的服饰。大殿后边是一个高大的坟冢,为灵辄爷的坟墓。

灵辄庙的大门位置与一般的庙宇不同,不在正南,也不在东南,而是在寺庙的西南方向,朝向门前的官道和西坡坡口。出灵辄庙大门,下十几级台阶,再走二十多米就到了官道上。据说这样的朝向有深层次的含义,表示灵辄死后仍念念不忘故主,日夜紧盯着当初与赵盾相识的地方。

史书中的灵辄救赵盾

据史记载,当年晋大夫赵盾率部下去马首山打猎,返回都城新绛途中,行至侯庄村头的凤凰岭下,通过一片大桑林时,赵盾的坐骑突然 “咴—咴—”嘶叫,并不停地在原地转圈圈,任凭赵盾怎么鞭打,也不肯前进一步。赵盾的战马屡经战阵,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?如此反常的现象令赵盾不解,他怀疑桑林中埋伏有刺客。为查究竟,赵盾命士兵进桑林搜查。

不一会儿,部下回报:“有一个大汉昏倒在一棵大桑树下。”

赵盾命部下把大汉从桑林中抬出来,唤醒大汉一问,才知道他是当地人,三年前去卫国投师学艺,回家探亲途中盘缠用尽,三天粒米未进,饿昏在桑林中。

赵大夫忙令随从拿出携带的点心给饿汉充饥。饿汉抓起点心狼吞虎咽般吃起来,刚吃几口,忽又停下不吃了。

赵盾奇怪地问道:“为何不吃了?”饿汉面带愧色道:“家中尚有年迈的母亲,生死不知,想起老母,吃不下去了。”

赵大夫深为饿汉的孝道所感动,遂命部下把所带钱粮尽数赠予饿汉,并让部下将饿汉送回家中。

再说屠岸贾一心想谋害赵盾,计划用自己家的恶狗灵獒咬死赵盾。他让人按照赵盾的形象刻一木偶,穿戴上赵盾平常穿着的衣帽,放在自己家的花园里,每天在木偶胸前的衣服下面藏一块鲜肉,然后让灵獒扑食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恶狗灵獒只要一看见赵盾模样的人就会扑上去撕咬。

感觉时机成熟,屠岸贾开始实施自己的毒计。

一天,晋灵公召集群臣议事,屠岸贾趁机禀奏灵公:“外国送来神犬一只,名叫灵獒,此狗具有特殊能耐,能辨出忠臣奸臣。”

灵公会意,命令将灵獒牵到金殿试辨忠奸。已经饿了三天没吃任何东西的恶狗灵獒,上殿看见赵盾,就挣开锁链猛扑上去。赵盾的卫士提弥明见状,飞步上前,一手按住灵獒,一手抓住它的脖子一拧,便将狗头拧掉。提弥明将狗头甩向屠岸贾,返身搀扶赵盾下殿逃命。

灵公认定赵盾为奸臣,见其逃出大殿,便命武士追杀。提弥明返身阻挡,被砍死于阶下。赵盾慌乱中被一壮士扶进车内,扬鞭策马急急出逃。

刚出新绛城不远,车轴断了,原来车轴早被屠岸贾破坏。千钧一发之际,一壮士将一只胳膊塞进车轱辘内当做车轴,另一只手挥鞭,继续驱车前进。车到侯庄村西的坡下时,壮士因精疲力竭,昏倒在地。

赵盾爬出车箱,扶起昏迷的壮士,心疼地问道:“你是谁,为何救我?”壮士睁开双眼,强打精神说道:“老相国,您还记得桑林中的饿汉吗?”

赵盾似乎明白了什么:“你,你是?”“我叫灵辄……”壮士口吐鲜血,慢慢合上了自己的眼睛。

十五年后,赵氏孤儿长大成人,为赵氏家族报仇雪恨,杀死了屠岸贾。

为感念灵辄的恩德,赵武命人在侯庄坡下灵辄死去的地方重新厚葬了他,并以灵辄墓为基础建了灵辄庙,在灵辄墓南边建了正殿,将灵辄的神像供奉在大殿之中。以便后人祭祀忠魂,弘扬正义。

从此之后,侯庄坡下灵辄被救的地方便被称为“哺饥坂”,“哺饥坂”旁边的坡道改称“哺饥坡”。 (王峰)

编辑: 谢高洁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 毛田田 来源: 黄河晨报
  相关链接
【图片新闻】 更多  >>
   
运城市政协副主席翟冬鸿看望“古中国”文化传播使者   “古中国”宣讲团列车宣讲 一乘客听入神险坐过站   盐湖区“古中国·新运城”宣讲团赴上海宣讲德孝文化
   
图片故事:古中国新运城上海水果、旅游推介会   “古中国·新运城”旅游推介会走进河南   新绛县樊财均:借助“一村一品” 争做科技菜农
   
运城市长王清宪现场调研新绛一村一品展交会   15000种商品亮相新绛“一村一品”交流会   山西:新绛第五届“一村一品”展交会精彩组图
【新闻中心】 更多  >>
晋ICP备06001850号
广告经营许可注册:1401001304387 中国.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:1413021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晋B2-20060016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407189
国新网许可证编号:1412006001 晋公网安备14010102000030号
主管单位:新绛县县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:新绛县新闻中心
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[email protected]